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总部崛起 把价值链高端留在广州

浏览数:4433  发表于:2015-08-27

        琶洲岛西边,这个位于珠江中心仅10.4平方公里大的小岛,迎来了阿里、腾讯、复星、国美四大巨头以及唯品会、小米、YY等企业入驻。以会展业为龙头的琶洲,在未来几年将借此完成会展经济和传统商贸总部的转型。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经济最为人称道的就是商贸,这可从广交会的号召力、遍布全城的专业市场、稳居全国前三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数据等方面获得印证。目前广州的电商占全国市场的13%,代表性的互联网商贸总部企业有唯品会、梦芭莎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定向出让土地、吸引电商巨头入驻,是为了将广州的互联网经济做得更大更强,电商的发展则能进一步带动传统内、外贸转型升级。在互联网为主导的新经济崛起的时代,以商贸为命脉、依托珠三角庞大制造资源的广州也亟需藉此闯过产业革新、创新驱动等关口。

      在经济新常态下,新的变量正在产生,总部企业的结构发生变化,新技术、新业态的总部崭露头角。与互联网巨头“联姻”给广州的传统商贸插上“互联网+”的翅膀,也给货物贸易转型到服务业贸易,把价值链的高端留在广州提供了更多可能。 


    从商贸到新业态革新

       总部经济的价值链正在发生改变,诸如YY、阿里巴巴、小米等以新业态、新技术为主导的企业为广州总部经济提供了新的注解。

      中华广场高层,百威英博啤酒集团华南事业部总裁周臻正在打理各地业务订单。“华南事业部本来不是一家独立的公司,我们是销售公司的分公司,随着业务扩大成为了广州认定的第一家职能型总部企业。”他有些自豪。

      早在10年前,广州已经形成珠江新城CBD、琶洲国际会展总部区、环市东智力总部区等有特色的总部经济功能区。回顾广州2000年城建史可以发现,广州亘古不变的城市功能其实就是航运与商贸,一口通商与广交会的辉煌历史至今熠熠生辉。也基于此,包括商贸代理、分销、物流、批发、电子商务、进出口贸易等商贸流通企业总部都在广州先期形成集聚。

     “全国35个主要城市总部经济发展能力排行榜(2008)”榜单显示,广州以76.22的得分居2008年全国总部经济的综合发展能力第三位,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广东电网公司、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广东有限公司、友谊商店、广百股份公司等国有大型企业早已成为广州总部企业的主力,而此后新引进的捷成(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李锦记(中国)销售有限公司、本田贸易(中国)有限公司等外资总部企业则成为总部经济的新生力量。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尤其是过去的10年间,周臻的团队立足于广州中心城区,经营和销售发展至广东所有的城市。“这些城市销售包括百威品牌,哈尔滨品牌,甚至现在的科罗纳、福佳、时代等品牌,在外围有我们的经销体系,能够帮助我们把生意辐射到整个广东,再加上香港澳门,基本上实现了全覆盖。”周臻说,商贸流通是他们的根本,广东尤其是广州历来是华南乃至中国的贸易中心,无论是国际品牌的传入还是营销团队在当地做出影响力,都有非常积极的促进作用。“2012年的全球董事会选定广州召开,足以印证广州和整个广东市场对于我们全球业务的重要性。”他坦言。

       在经济新常态下,传统商贸业面临进出口贸易的下滑以及电子商务的双重夹击,即便是“中国第一展”广交会的参展商与交易额也接连下降。总部经济的价值链正在发生改变,诸如YY、阿里巴巴、小米等以新业态、新技术为主导的企业为广州总部经济提供了新的注解。“这说明广州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营销和贸易中心,研发和数据库等资源都将扎根广州,发挥更大的价值。”广州金域医学检验中心(下简称金域检验)董事长梁耀铭如是说。

      第三方医学检验是新兴业态,在我国只有20年的历史。梁耀铭的经历与YY创始人李学凌相似,金域检验从校办企业脱离时,也一度面临场地和资金的困扰。金域检验把之前数年的积累全部投入到海珠科技大楼,正式建立广州总部,发展至今已成为第三方医检行业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在全国布局27家子公司,今年营收预计达到24亿元。

    “医学检验设备价格昂贵,一台仪器动辄耗资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大多数中小医疗机构购置不起。一些大医院虽然买得起,但由于做检验的标本不够多,仪器常常处于空置状态。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给第三方医检带来了巨大的市场蛋糕。”

      梁耀铭推算,检验业务占医院总收入的8%-10%,以此测算,国内医疗检验市场就高达1500亿元以上,如果第三方医学检验业务能够占领10%的市场,其份额就将达到150亿元,潜力可见一斑。而金域医检每年超过30%的增长率也佐证了市场的空间,广州总部对当地经济的带动作用不言而喻。


    留住总部的“金矿”

       科技型企业集聚对人才也提出更高要求,要使科技服务总部留住“金矿”,出现滚雪球效应,政府在软环境上需要多下功夫。

      早在2008年,梁耀铭受到外来的诱惑。“上海某区的考察团前来,发现企业颇具潜力,极力邀请我们把总部迁移到上海,并承诺匹配相当面积的土地。”但梁耀铭表示,虽然上海更有总部优势,人才、国际化都比广州要领先;但只要企业做好了有吸引力,也能吸引人才和资源,他以此为由拒绝。“高技术服务业更适合扎根广东,服务业最好的是广东,服务意识服务理念最好也是广东。高新技术服务业,需要在服务意识和理念上贴近客户,做好客户服务自然是广东的优势。”他说。

       在医疗改革的大背景下,公立医院的成本控制、基层医疗机构的就诊量提升以及国家鼓励非公立医院的发展,为独立医学实验室行业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生长土壤”。扎根市场,梁耀铭的秘诀是“大小通吃”--金域检验的服务对象锁定在基层中小医院和诊所,同样也有大量的三甲医院。

       对于中小医院、诊所和社区门诊来说,通过第三方医学实验室这样的科技服务项目,可以有效地规避了医院在实验室设备、软件、人员等方面的高额投资,同时又极大地提高对病症的诊断精准度。而对于三甲医院而言,他们强项在于临床,病理检验并非专业且不全面,利用第三方可以降低成本同时也能够借助国外技术进行深度剖析。

       基于庞大的业务量,金域检验不仅集中了广东的资源还向全国延伸。“医院只是区域性,哪怕是广东省人民医院也只能接收华南地区病理案例,但我们不一样,数以万计的样本汇集到广州的数据库。这相当于是未来的一个‘金矿’。”梁耀铭说。

       他以肾穿刺检验为例分析,金域医检在全国一年有2万多例,一般一家三甲医院不超过1000例,相当于大医院的20倍业务,而且样本还是来自全国各地,从数据上已经是庞大的体量了。“像这样数据买也买不来,做也做不来,我们有全国大样本库,最有代表性的数据都汇集在广州总部,未来在运营上可以做更多的延展。比如成立金域健康指数或者给药厂、保健品厂提供一些健康建议,甚至可以提供某区域市场的医药开拓方案。”梁耀铭已经打起大数据的小算盘。

       作为一家技术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企业,金域检验另一个“金矿”则是人才。据科技合作和管理部总监燕启江透露,该公司有专家队伍、技术专家数百人,其中国外专家20多个,国内博士有30多个,国内硕士有270多个。金域医检是国内首家同时通过美国CAP认可和ISO15189认可的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出具的检验报告已被世界上50多个国家和地区承认。在总部的4楼,还可以看到成立两年多的“金域检验——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简称UPMC)国际远程数字化病理会诊中心”。

     “作为高科技服务行业,我们通过人才引进和消化吸收了国外质谱检测技术、流式细胞白血病检测技术、荧光屏原位杂交等先进平台和技术。这便是我们的财富。”梁耀铭说。

      事实上,在留住“金矿”的做法上,同为服务业的YY语音与金域检验思路相近。尽管在北京、上海、珠海等地均设有分公司,但YY作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音视频平台,其娱乐版块内容生产和传播均出自广州。而娱乐版块的营收占其总营收的50%以上,利润占比近30%。据该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YY除了在琶洲拿地,还准备购买番禺万达广场几层写字楼作为业务中心,有意在羊城创意产业园内建设小型剧院,把线上的娱乐资源引到广州的创意社区内。

      眼下,梁耀铭有更大的谋划——金域为主导的孵化平台正在筹备,有望下月在生物岛“面世”。“我们准备吸引创业集群,比如你是研究肺癌的公司,我有标本量给你验证,你就可以做科研,研究出来以后我来投资你。”他比喻为细分领域的众创空间,金域检验提供资源和平台,招徕全国各地在医检行业的创业精英,如基因组学、蛋白组学、代谢组学等稀缺型人才。

      在产业上下游互动中,金域检验更着眼于上游。“例如检验试剂、检验设备的研发,试图在广州孵化一个第三方检验的产业集群出来。”梁耀铭说,在前期试验、产品质量比对时金域检验提供帮助,产品出来金域检验优先为其采购。同时利用金域全国网络平台和全国学术会议的资源,让产品“扶上马推一把”。“这就是总部的作用,作为一个龙头企业,我们希望通过点带动一个面的效应。把行业的高端产业链区段尽可能留在总部或者总部周边,从而实现优化资源配置,让行业形成规模效应。”他直言。

    “资金紧张,人才匮乏等仍然是大多数科技服务企业的‘紧箍咒’。”有关专家表示,科技型企业集聚对人才也提出更高要求,要使科技服务总部留住“金矿”出现滚雪球效应,政府在软环境上需要多下功夫。


    “中枢大脑”的全球化思维

      为了下一步的发展,在总部建立更好的架构,更好地管控、提高效率,全国乃至全球由广州串联成为一盘棋。

      本月中,在琶洲土地拍卖会上,唯品会的“二进宫”引起业界关注。

      在唯品会总部的分支恒荔湾畔的二楼,阳光隔着窗帘洒进品牌及公关副总裁冯佳路的办公室,他向记者阐述新的设想:“如果跨境商品量大,我们可以买飞机,每天全球转,让世界各地的供应链快速响应。”

      支撑他设想的是,唯品会总部超过5000名员工在电脑前忙碌,数十公里外,位于南沙港特殊监管区域的保税仓正在不停运作的场景。来自欧美、日韩的特色商品排队通关、进仓,大约在一周内,这批来自全球各地生产的商品将通过唯品会电商平台走进中国的千家万户。

      冯佳路说,唯品会把广州作为其“中枢大脑”,实行“9+2+1”的模式,唯品会在全球有9个国家有采购的办公室和买手团队,专门在当地找一些知名、特色的品牌;在广州设有白云机场和南沙保税区两个备货渠道,直邮的模式主要通过海外到香港转送到广州。“从9个地区调货以后到保税区或者白云机场,通过唯品会的网站统一向全国销售,这便是最后的1。”他说。

      据介绍,唯品会广州团队主要负责供应链的优化,就是把货物以最快速度从各个地方调集过来,再从地方渠道送到消费者手里。这里分成两段,一段是国外的物流,从海外发到广州,另一段从区域发到全国。现在主要通过国际快递转国内快递。“比如需求比较大时,可以把需求反应给供应商,供应商按照需求订制批量生产。”

      冯佳路说,中国人消费力强,如果某款产品在国内热销,再向国外拿货,一个月的量就相当于对方一年的产量。调度、信息汇集在广州,未来可以和国外厂商合作计划性生产,把大数据汇总后指导厂商部署,俗称C2B。“比如现在秋装即将发布,我们能提前知道款式,在网上进行试销。通过消费者的浏览,大概了解市场的喜好程度,根据过往的数据,就可以反馈需求多少量,便直接通知海外进行计划生产。”他表示。

      截至2015年6月30日,唯品会已经拥有总面积高达140万平方米的华南、华东、华北、西南、华中等五大仓储中心,不但贯通全国五大区域,在仓储面积上也几乎是去年同期的3倍。

      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带动下,跨境电商迎来黄金增长期,习惯低调的唯品会也提前开始布局未来10年的规划。据透露,针对国家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新疆,唯品会将率先投资建立新疆运营总部项目,同时,唯品会还将把跨境电商总部落户广州南沙自贸区。“我们在美国还有研发中心,买全球,全球买不是梦。”冯佳路说。

      在唯品会的全球快跑的同时,梁耀铭已经着手布局香港两个大型实验室。按照他的计划,借助香港把第三方医检技术向东南亚输出,并获取全球各地的病理研究样本。今年,总部设在广州金域检验开始真正“走出去”。

      早在10年前,梁耀铭构建了一套信息化中枢系统,在广州总部进行全国统一管理。“我们属于精细化物流,整个物流中心的指挥调度都在广州(标本的转运),我们从人事、运营系统、财务、专家库、市场都统一策划,把管理体系制定成标准化。”他回忆,2005年企业资金匮乏时,他还是力主流程再造。“那时候一年的利润才100多万,流程再造要投资500多万。”两年多前,金域检验启动二次再造,邀请IBM做技术顾问,耗资数千万为数据库大升级,“在总部梳理更好的架构为了下一步的发展,更好地管控、提高效率,全国乃至全球由广州串联成为一盘棋。”梁耀铭说,在互联网时代,他需要设计未来10年、20年的基础。

     “十年前我们学习香港,而现在我们可以平起平坐。”他诚言。

      广州电商协会人士描绘未来的蓝图:微信在广州的诞生,证明广州在移动互联领域可能超越其他城市,实现新业态新技术的弯道超车。以琶洲为聚焦向周边辐射,广州未来形成线上线下、传统贸易和新业态共生共荣的总部经济发展格局呼之欲出。


   专家眼

    高端价值链集聚对人才吸附提出更高要求

       广州市社科院数量经济研究所所长欧江波说,看广州的总部经济首先要关注几个基础部分,首先,广州是中国知名的国家中心城市,是“千年商都”,有着自己的独特城市个性和魅力,处于珠三角“世界工厂”的腹地,广州是“广货”走向国内外市场的分销和流通中心;第二,是广州是中国第一展“广交会”的所在地,自然会成为一大批会展、博览、会务等企业总部的首选;再者广州拥有1000多个各具特色的专业市场,是全国商品的集散和交易中心以及商贸企业的发育地。

      他说,广州是国家中心城市,广州的总部经济首先体现出中心城市的一般特点,就是销售总部、商贸总部、服务总部甚至制造业总部某个单元,通过集聚在中心城市设立总部,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运营效率。“举个例子,好比香港某知名酱油品牌,大陆总部设在广州,但生产制造环节搬到了清远肇庆,通过合理分工,提升了经济效益。”

      欧江波分析,从近两年的数据来看,新产业新业态有望成为广州总部经济的新生力量。一方面,金融类总部、高端服务业总部开始在广州集聚,形成了一定的高端配置,例如保险、小额贷、融资租赁等企业。另一发面,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崛起,以小米、阿里、腾讯为代表的新经济总部也在广州崭露头角,这表明广州新经济总部数量和体量正在追赶深圳和杭州。

      他说,纵观广州千年发展史,商贸、营销总部依旧是其总部经济的主体部分,也是大多数中心城市总部经济的基础力量。在此前提下,借助新产业新业态总部的崛起,广州的总部产业和产业链有望进一步转型升级,总部经济可能从商贸向研发、设计、技术等领域延伸,增加传统总部经济的内涵,将更多价值链高端的部分留在中心城区。而伴随价值链高端的集约,总部经济集聚程度越高,对人才的需求也越大,大城市间对资源的竞争也趋向白热化。在总部优势上,广州比不上北京、上海,如何利用差异化的总部特点吸附人才是广州下一步需要深思的问题。


原文转载自《南方日报》